安徽小蝌蚪app

  • Posted on
  • Posted in 未分类

唐大人当然知道夫人什么都知道的,他就是提醒一下满宝,“这种会生异状的花草还是谨慎些,天生异象是为不祥。”

他顺着甬道慢慢的往下走,道:“虽然现在无人留意,但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,所以最好从一开始就谨慎小心。”

她那会儿不是年纪小,想不到这些吗?

满宝老实的点头,她现在只会往外卖花朵了,绝对留不了种。

显然,唐大人也知道了,于是摇了摇头,不再就此事打击她,不过他也很好奇,“你这些花都是哪儿来的?”

满宝一脸忧伤的道:“花大价钱买来的。”

唐大人信她才怪。

于是忍不住问跟谁买的。

满宝闭紧了嘴巴不说话,几年的交情,唐大人也算了解她了,她要是忍不住和他说话时,那还有机会打探出口风,她要是紧闭嘴巴,那就是不容人问的了。

唐大人摇了摇头,不再问这事,“你们家明天在哪儿办酒宴?”

“正堂后有一处小园子,那儿有一处敞轩,男客在那里,女客则在后面的一个院子里,那里近花园,大家还能去花园里玩一玩。”

这件事是刘老夫人和郑氏安排的,菜单则是周六郎安排的,采买是周五郎去的,满宝并不怎么操心。

短发妹妹阳光般的笑容

用刘老夫人的话说是,他们只管高高兴兴的和自己的朋友们玩就行。

不过,该有的礼还是要有的。

今天乔迁喜酒,那就要给邻居们送一些礼了。

周四郎装了三小坛腌菜,又包了一些从家里带来的老姜、山药片等做土特产,最后包上几包点心,分成了三份后交给满宝他们,“行了,给邻居们送去吧,送上门就赶紧回来,一会儿客人们要来了。”

满宝想了想,拎了一份礼后道:“我跟杜家熟,我去杜家。”

可那份熟似乎不太友好呀,白善道:“我陪你一起吧。”

周立学道:“我们去张家好了,白大哥,你和白二哥去孙家吧。”

白大郎觉得这称呼完全乱了,但他也不想周立学叫他白大叔,于是便稀里糊涂的应下了。

他也拎了一份礼,拖着白二郎走了。

一到前院,刘贵还给他们准备了马车,周立学惊奇得不行,“去邻居家串门都要坐马车呀?”

满宝也不想坐马车,“拎着走过去就行了。”

毕竟是在一条街上,而且杜家就在隔壁,走一会儿就到了。

周立学也是这么想的。

但白大郎却是坚持要坐马车的,他拖了白二郎上车,道:“你们慢慢走吧,孙家在最后呢,那么老远,我才不走呢。”

白二郎深以为然,于是跟他哥一块儿上车了。

满宝和白善出了左侧门,两手都拎了东西,走了好一会儿才到隔壁家的侧门,满宝顿了顿,白善却是直接越过她继续往前走,道:“别想偷懒,第一次上门送礼怎么能走侧门呢?”

满宝便只能低着头跟上,“平时还不觉得,没想到还真远儿,比我家到你家还远。”

白善摇头,“没有,只不过你家到我家的路上好玩儿,所以不觉得时间长罢了。”

“这街上太空了,应该多种些花草的,这样看着舒服,走着也不觉得远。”

到了杜家大门前,白善去敲门。

杜家的家丁开门,满宝便把提前写好的帖子给他,笑道:“我们家是隔壁的周家,今日乔迁新居,特来给邻居送些我们家里的土特产,还请笑纳。”

家丁连忙双手接过,表示他会告诉主人家的,并请俩人进屋去喝茶歇息。

白善婉拒了,他们只是来送礼的,家里还有事儿等着他们忙呢。

家丁见状便目送他们离开,等人一走,立即提了东西飞奔去正院禀报。

周立学和白大郎他们也不进门,都急着回去干活儿呢,主要是他们跟人家也不熟。

虽然这两天刘老夫人已经把邻居家的情况打听清楚,还让他们背了下来,但他们也不想去和陌生人尬聊,所以把礼物送到就走了。

唯一算有点儿熟,至少有过几面之缘的杜家,那个关系还不太好。

杜家兄弟去年被满宝抽了血,虽然主要矛盾是太子和苏家与他们杜家的,可周满也参与了其中,所以杜府上下是把周满记在太子那边的。

杜舒整理了一下衣服正要出门去,路过正厅的时候见杜宇一脸嫌弃的反着桌上的东西,便看了一眼,问道:“这是谁送来的东西?”

上面还扎着红布呢,一看就是送的喜礼。

杜宇指了西边道:“隔壁周家。”

杜舒便停下了脚步,转回身看了看,发现还有两包药材,便道:“今日他们家乔迁礼是吗?一会儿让你嫂子准备一份礼送过去,看她喜不喜欢,要是喜欢就上门去坐坐。”

“大哥,那就是个大夫,我们家还要去讨好一个大夫?”

“那是治好太子的大夫!”杜舒强调道:“恭王现在宫中禁闭,太子妃已有了身孕,你以后少和恭王凑在一块儿。”

杜宇不服气道:“我就是和恭王一起读书,并没有做什么。”

他顿了顿后道:“就算太子记恨,我们也没必要去讨好一个大夫吧?那不过是个医匠而已。”

杜舒就忍不住伸手拍他,“你别忘了,她可不是一般的大夫,她父亲是陛下追赠的绵州牧,这一个她就称得上是官家小姐。”

“那也不过是庶族出身的官儿,还是死后追赠的。”

“你怎么就这么喜欢犟嘴?”杜舒道:“一把年纪了,我说了一句你顶十句,你能不能把话想一想再出口?或者想一想我说的话。”

“她要是一般大夫,太子会把崇远坊的宅子送她吗?”杜舒冷笑道:“你也别看不起她,隔壁永崇坊里住着多少勋贵?本朝之前有多少是寒门庶族出身,只是因为跟随陛下南征北战才得封爵位的?”

杜宇张嘴还要说话,杜舒干脆抓起桌子上的一块点心塞他嘴里,然后道:“行了,你少咧咧,隔壁住的除了周家还有白家,陇州白氏也是在《氏族志》上的,跟我们杜氏差不了几名儿,你要实在难受以后就当是跟白氏来往就行。”

说罢转身道:“记得让你嫂子去送礼,我今日忙,没空盯着你,你不许出去乱窜,听到没?”

杜宇将嘴里的点心咬碎,嘟囔了两句后应下了。

fpzw

BCF Shop Theme By aThemeArt.
BACK TO TOP